Fleabag-a

在噩梦中惊醒
应该是在噩梦中惊醒
但醒的时候很平静
不是啊的一声或者一身冷汗那种
好像本来就是清醒的一样
然后脑子慢慢活过来
开始认真又冷静地分析起那个要害我的能人会怎么接近我,他能不能从外面的树林里窜到我的房间里,他能不能从一楼顺着各种管道爬上来,他会不会躲在我的床底下,如果我一睡着他会不会拿着刀割我的喉(我还闭上眼均匀呼吸假装睡着试探了一下),如果他在我的房间里我该怎么办,怎么躲过或者反抗他的第一击,怎么以最快的速度跑出去,我穿的这么少跑出去会不会不太好,怎么才能跑出去的时候顺手拿着衣服,他如果用火攻我床上的小被子能不能包住全身,以上种种
至于他为什么要杀我,我没想过,当时整个人都超紧张,也很害怕,感觉...

2017-08-23
/  标签:
 

中国自己的乐器里,我最喜欢京胡。

从前初中的时候,住的那个小小的家属院里有个老爷子,喜欢拉京胡,经常周末晚起的时候,耳朵一醒听到的就是他拉的京胡,慢悠悠的,特别舒服,打从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就没有丝毫觉得扰民。
不止因为老爷子拉的好听。更因为,这种带着热闹烟火气和平静诉说的悲凉感的声音,本就不会有“扰”之说。它要扰哇,也只是扰了人心里不愿触动某个地方。

想起来网易云有段时间给我日推京剧,走在路上看到腰里别着收音机的听京剧的大爷就觉得亲切,特想上去交流一下,不过也只是想想,然后笑笑。
我能交流什么啊我一未经世事的小孩,油盐酱醋茶吃了没多少,就想着跟老大爷交流人生了?不成啊,不成,过几年再来吧。

京胡这东西,好。
听起来是在讲故事,但不论这故事有多么波澜壮阔令人唏嘘,也都只是个“故”事,再没人去追究什么,当事人都不去了,谁也甭想。后生,只要听着就行了。

老了就当个票友吧。

一点点想法

特别喜欢作者在小说或者散文之类的东西里长篇大论地谈论自己的或是其中人物的思想,近乎哲学的那种,有时候甚至不可信,或者,你明知道他在扯淡,但是他扯得不让人反感。
更喜欢的是,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至少,为我介绍了看待世界的另一种方式。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沙海,比盗墓笔记看起来更酣畅淋漓,也更让人惊喜。
我喜欢里面大段大段的对于这个世界运作和多方布局解局的描述,也喜欢里面所暴露的各种各样的人性。它们并没有让我觉得可怕,相反,它们让我冷静。
不过平心而论,大漠苍狼这个故事更加具有故事性和完整性,也对我更有吸引力,因为它诡谲,逻辑清晰但是带刺儿,能把人勾住。
但是,我最喜欢的还是盗墓笔记。
这是一个走在里面随时都会...

被《三日寂静》顶得喉头痛
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破土而出
实话说 这是我第三次看了
但我仍旧看不懂这是怎样的一个故事
看不懂它究竟想要表达什么
或者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懂了
但不论我懂 还是不懂
我知道我体内涌动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力量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但我知道 它在
一种只可意会并且不确定对不对的玄妙
它究竟还是没有从我的喉头涌出来
只疼得逼出了我大颗大颗的眼泪

我好像有点知道它是什么了
它是生命突然出现时 刺破黑暗的第一束光
它是从开始到结束 连接起一切的绳索

是无法发出声音的 一声呜咽

真的好痛
种子生长的时候 土壤也是如此吗

2017-08-12
/  标签: 三日寂静

考研政治这种东西
要配合资本主义腐朽味道的歌单食用
辅餐可以抄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甜点最好用权力的游戏或者名姝这种
佐酒加一些丧尸或是人类的的新鲜血液
关上灯  桌上点一只犀角蜡烛
嗯 可以说是非常完美了

哦我的老天啊腐朽又美味的资本主义
提高学习效率的神器

 

依然高温
你说秋天还没有来吗

它已经来了
我看到干枯的叶子被风吹着跑
一直到我的脚边
脆生生的 簌簌的响着
你看
它不是已经来了吗

当期待快乐与转变时
你期待夏天
当渴望宁静与力量时
你于是渴望秋天

想着
攒够了九宫格就艾特博物君的
结果手太快把所有的照片都删了

我的六七张清晰的虫子啊
好心痛
攒了半个夏天呢
大的小的灰的绿的会爬的会飞的
都有
当然了艾特博物君他也不一定会回答
毕竟
我是一个几乎不认识任何虫子的人
所以我拍的虫子可能大部分人都认识
而我
只会说 啊这个虫子好漂亮啊这个好丑

2017-08-07
/  标签: 夏天的小事

因为自己的差劲而恐惧
但是无法流出眼泪
因为恐惧和自知已经造成了巨大的绝望
那种绝望已经完全压制了悲伤

现在头脑非常清醒
但我知道自己不会失眠
至多困上一两个小时就会睡了
好像也是心大的一种表现
也是蛮讽刺啊

想想自己就像和一堆人掉进了火山口
上面的人说 努力啊 跳一跳抓住我的手
身边有很多人拼了命的在往上
真的有人做到了
但我知道自己是做不到的
但是又不想死掉之后做别人的垫脚石
“凭什么我死了还要帮你”
有这种思想
所以就在一边看着
甚至想要直接跳进岩浆里
“死也不要被别人当作垫脚石”
但是害怕跳进去就会死掉
比起死掉
更害怕岩浆接触身体后的灼痛
所以又不甘愿跳进去
就这样进退两难 偶尔也努力一下
但不是拼命努力的努力
只是看别人努力...

2017-07-29
/  标签: 树洞

说真的我已经梦见过三次自己生孩子了
而且一次比一次真实
今天的梦里 我连哪里不真实都自己找了出来甚至因此而惊醒
不过它们有一个共同点
都没有生孩子的过程

也不知道我一单身狗为什么

大漠苍狼没有大漠也没有苍狼

其实我本来是抱着“南派三叔填的小坑是什么样子”的好奇心去看的
结果一看就看到了凌晨两三点
并且看得毛骨悚然(关灯食用更佳)

我不怕鬼 但我怕突然出现任何东西
我不怕黑 但我怕未知和无法掌控的无力

这可能是我觉得这本小说恐怖的原因

深渊 黑暗 神出鬼没的坏人 不可能存在的事实
都让我的心一直在卡过山车的轨道上
但恐怖的不是高 恐怖的是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突然就会开动 最恐怖的是 你看过死神来了

真的是奇妙的故事

前些天看的 今天又忍不住去看
才看很少就停下了

是的,因为害怕

  1/10  
在雨季来临之前